正文卷 第一百零四章 再战…

    第一百零四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自是看出了灰土眼中的杀意,但他料定灰土不会亦或说不敢对他动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退一步讲,对于鼬来说,即使灰土起了杀心,也不可能伤得到他分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到那时,即便灰土、黑土、迪达拉三人中出了伤亡,三代土影大野木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木叶忍者已经对他们做出了足够的让步,但却不代表会一味的忍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第三次忍界大战,木叶便是不肯受到由四国联合所发出的压迫才不得不应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仅凭岩忍村一家,又怎么敢对木叶发起战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走到泉和鹿久的身边,然后转过身来,看向前方的岩忍三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灰土这时也是把手掌放在了迪达拉的肩膀上,用自己的查克拉来打乱迪达拉所中的幻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的身子颤了一颤,眼睛即刻恢复了神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紧接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中充满了怒火,扫视了一下,便是钉在了鼬的身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这该死的家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咬牙切齿的说道,同时手掌向着身后的忍具袋中伸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灰土制止了他的动作,摇了摇头,道:“我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的心中又何尝不明白自己身陷幻术后,局势已然是一面倒。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是,他还是难以服气,因为在迪达拉看来鼬根本不算是堂堂正正的胜过了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第一次是被灰土强行的拉开,而这一次,则是因为一开始在空中的时候就处处受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任务成功与否本身,他根本已经不在乎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于迪达拉充满怒火与不甘的目光,鼬仍是平静以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早就料到,以迪达拉的性格,还是不可能就如此善罢甘休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对于鼬来说,也倒是正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也还有事情没有完成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要堂堂正正的和这家伙一决胜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甩开了灰土的手,在岩忍村中除了三代土影外,他连村子的几位高层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后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哥哥,你刚才明明就已经输了?!?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黑土紧蹙着眉头说道,她虽然也不愿意任务就这样失败,可是败了就是败了,无论有着什么样的客观理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果这次双方任务的核心牵扯到木叶和岩忍之间的纠纷,或是在战争中,迪达拉已经是个死人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死人,是不会有从头再来的机会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而此时处于震怒中的迪达拉哪里会考虑到这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时他的眼中只有鼬,冷声道:“你敢不敢再和我战斗一次,这次如果我再输了,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鹿久和泉望着如此偏执的迪达拉,目光皆是微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们同时眼角余光注视着鼬,后者仍然是那副平静的模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以两人对鼬的了解,他根本就不会理会迪达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而这时,鼬同样注视着迪达拉,轻笑一声,道:“好啊,我可以再陪你打一场?!?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泉和鹿久同时惊讶的看向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错,看来你至少不是个胆小鬼?!?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见到鼬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自己再战的要求,迪达拉眼中的怒火顿时减轻了不少。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果你输的话,我会饶你一命,就当是偿还你刚才没有杀死我?!钡洗锢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轻轻点头,向前走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泉担忧出声,她见识过迪达拉的起爆黏土,虽然她也相信鼬的实力,可还是怕他受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放心吧?!?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侧目,投给泉一个安心的眼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灰土和黑土了解迪达拉的性格,知道阻止也是无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鹿久与泉、灰土黑土两人都是分别向后退去,给两人让开足够的战斗空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和鼬的眼神碰撞在一起,两人同时而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前者并没有立刻伸向身后的忍具袋,而是双手陡然结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到他抬起手掌,鼬这才也是开始结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而迪达拉的结印动作虽然不慢,可是鼬的结印速度落入众人眼中,根本就是一道道黑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时间刚过去一秒而已,鼬手中的印法已然落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火遁·豪火球之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烘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嘴巴一张,帜热的火焰膨胀开来,化作硕大的火球,朝着迪达拉呼啸而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根本没想到鼬释放忍术的速度会如此之快,待得豪火球扑面而来时,他手中的印才堪堪地完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土遁·土龙隐之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脚下地面的土壤瞬间化作细沙,腾着他迅速地向着一旁退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豪火球自迪达拉身侧贴着过去,灼热的高温使得他的衣袖开始融合,并且打红了他的脸颊,使其脸上瞬间渗出许多细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这时他完全顾不得这些,手掌一把抓住了身后的忍具袋,将其扯了下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迪达拉的右手手掌中,竟然长着一只人类的嘴巴,他从忍具袋中掏出一些白色的黏土,直接被掌心中的嘴巴一口咬下,开始咀嚼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在这时,迪达拉忽然是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危险之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鼬手持苦无,神色漠然的刺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根本是无处躲避,只能直接躺下,拉长鼬的攻击距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在鼬手中的苦无距离他不足一米时,他右手中的嘴巴停止了咀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猛地挥舞右臂,在那张嘴巴中直接是有着几只拳头大小的白色飞鸟并排掠出,冲向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同时,迪达拉左手结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暴喝一声,那几只白色飞鸟应声爆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如此极近距离的爆炸,不仅鼬被火光所吞没,就连迪达拉自己也不可避免的被波及了进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爆炸之中,迪达拉身形狼狈的滚落出来,不仅衣衫被爆炸撕碎,胳膊和脸上都是一片焦黑,显然是被自己的爆炸伤到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他此时完全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面露紧张之色,眼睛盯着爆炸,道:“木叶的家伙,你可别就这么死了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先前答应过即使取得了战斗的胜利也不会伤害鼬的性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是鼬刚才的攻势实在逼的太紧,迪达拉根本拿捏不好忍术的威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当面被起爆黏土的爆炸击中,即便是忍者,都会瞬间毙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鼬平静的声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输了?!?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迪达拉眼神一震,缓缓地转过头去,便是看到,毫无无损的鼬正站在他的背后,眼帘低垂,那一双黝黑的眸子,毫无波动的注视着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明天就要上架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湖北11选5软件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湖北11选5软件        湖北11选5软件

  • 中医排毒养生八法都有哪些? 2018-08-08
  • 459| 721| 5| 695| 875| 210| 115| 276| 119| 527|